他拒绝亚洲千万年薪,“亚特兰大是我这辈子的豪门”

亚特兰大摇身一变成为欧冠队伍,球队核心自然成了舆论的新风向。10号阿根廷人戈麦斯是这个乡村大黑马的绝对技术领袖、前场发动机。戈麦斯接受《体育周刊》专访时,力挺本队4前锋组合已到欧洲一流,并透露他拒绝了亚洲球队年薪千万的报价,“我情愿跟亚特兰大创造首进欧冠的历史,也不远在一个顶级豪门以替补身份参加欧冠。这种职业成就感远高于在其他球队领着高薪。”

撰稿 / 张恺

《体育周刊》:戈麦斯先生,贝尔加莫在您的生命里是一个怎样的符号?

戈麦斯:2014年的夏天,我逃离乌克兰梅塔利斯特(哈尔科夫冶金),正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休假。作为非欧盟球员,想在欧洲找个球队还是挺困难的,我自己也很焦虑。当时的我已有很深刻的意甲情结,在我2010年转会卡塔尼亚之前就有了,想把一辈子都奉献给意甲。因为我效力阿根廷圣洛伦佐时,我的宿舍室友是基利·冈萨雷斯,他成天给我讲意甲的各种故事,每周日早上我们两个一边吃早饭,一边观看意甲联赛直播,看克雷斯波、萨内蒂、贝隆、萨穆埃尔……

所以,我铁了心回意甲,当时维罗纳和亚特兰大对我有意,我的经纪人正是丹尼斯的经纪人,我也和丹尼斯、马克西·莫拉雷斯等意甲的阿根廷球员谈过话。在米兰城佩尔卡西家族的办公室,隔壁房间博纳文图拉正在和新球队AC米兰签约,而我在这间房签约亚特兰大(转会费250万欧元)。

【 不后悔拒绝亚洲千万年薪】

您曾在卡塔尼亚踢了三年球,在蒙特拉执教下小有名气,卡塔尼亚和贝尔加莫这两个意大利南北方的城市有何区别?

意大利正好是阿根廷的反向,你们的北部就好比阿根廷的南部,反之也成立。我在意大利南方生活很愉快,不过现在发现,北方的文化更符合我的口味。意大利北方人更严肃,对待工作更热情和投入,人与人只有工作分工不同,没有人格的高下之分,你叫奥巴马还是叫戈麦斯都是一样的,你是农民、园丁、电力工人都平等,得到相同的尊重。想赚钱、想得到高收入,就得拼命干活展现自己价值。

北方人做事讲原则,我在卡塔尼亚时,在商店里购物或在餐馆里吃饭,人们只要认出我就会说:你免费,不用付款!但在贝尔加莫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。名气再大的人也没特权。举个例子,有一次我买衣服,是70块3毛2,售货员绝对不会跟我说不用付零头。我给71块钱,他就老老实实地找给我6毛8。贝尔加莫城市不大,比起布宜诺斯艾利斯这种大城市方便多了,一个上午在两公里范围之内我就能办十件事,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可能一件事都办不了。

亚特兰大历史上首次杀入欧冠,这个神奇的历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应该是4月23日次回合和那不勒斯的比赛,我们客场2比1取胜。在更衣室里发疯般咆哮:欧冠,我们真地来了。遥想6个月之前,我们欧联资格赛被哥本哈根踢出局,我们也把自己关在更衣室内,大家互相问:这回我们为了什么目标而踢呢?当时没一个人说目标是欧战。

我们都记得您赛季初说的话:不踢欧冠绝不离开亚特兰大,但想打欧冠还真是不现实。

那时我是用常理来分析的,的确不现实。因为我们2016/17赛季拿到72分,创造亚特兰大队史积分纪录,排名意甲第四却无缘欧冠。而上赛季,我们只用69分就拿到了第3名进入欧冠,还少了3分,你们说这好理解吗?按照前年的经验,不超过75分根本不敢想,可75分对我们来说遥不可及。我情愿跟亚特兰大创造首进欧冠的历史,也不愿在一个顶级豪门以替补身份参加欧冠。这种职业成就感远高于在其它球队领着高薪。

这么说来您是有拿高薪的机会喽?

今年1月,我接到来自沙特阿尔希拉尔(冬季刚签了乔文科)的报价。当时我年近31岁,他们给我开出不可思议的年薪,税后超过1000万欧元,对我构成了吸引力。我找佩尔卡西谈话,双方都认为还不是告别的时间,我踢球不仅仅是为了钱。当时我还没有在亚特兰大再踢5到6年的想法,觉得同一个球队踢上10到12年太多了,还特意问了一下佩尔卡西:你们真地希望我成为亚特兰大的旗帜吗?得到了肯定答案。

不过真正让我觉得我的留队选择正确,是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儿。早上我准备收拾行李参加球队封闭集训,和妻子清理物品时发现了我们刚来贝尔加莫时的一张照片,当时我的儿子保蒂才两岁,我们全家在亚特兰大的老主场球门后合影,球场在替补席之后还有一面墙。下午我们就去还在建设中的新球场走了一圈,感慨万千,太美了。我和家人都感悟到,这就是我们想生活的地方,亚特兰大就是我这一辈子的豪门球队。

那您为什么不亲吻亚特兰大的球衣呢?你好像从来都没有这种庆祝动作。

我只做过一次,后来发现是错的。还是我效力圣洛伦佐时,球迷总是给我嘘声,我在一次进球之后刻意亲吻俱乐部队徽,不是说对俱乐部感情多深,只想让球迷接受我喜爱我。但没想到,他们对我的嘘声更大了,反问我凭什么亲吻球衣?我接受了教训,此生再不亲吻球衣。我也建议现在的年轻人,别动不动就说‘这里是我家’,万一哪天你和教练、和主席发生争执要离队呢?

【助攻远比过人重要】

您的教练和队友都希望在欧冠小组赛就碰到皇马、巴萨这样的顶级豪门,您也这么想吗?

不是我想的问题,鉴于我们是第4档,抽到一个超级豪门几乎是一定的。想避开强队、抽到一个轻松的小组才是不切实际的念头。

欧冠小组出线和意甲再次打进前四哪一个更难?

应该是后者吧。在欧洲范畴,我们还属于陌生人,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不了解我们,所以创造意外的几率很大。还记得两年前的欧联小组赛吗?里昂和埃弗顿在抽签揭晓时都是热门,可我们拿到小组第一出线了。

圣西罗是你们的欧冠主场,很刺激吧?

我第一时间就已在社交网上感谢米兰、国米两队以及米兰市政府的这个决定。圣西罗是最顶尖的球场,是世界级的。上赛季意大利杯决赛,我们在罗马奥林匹克对阵拉齐奥,当时来了25000名亚特兰大球迷。新赛季欧冠在圣西罗,我觉得我们的比赛可以吸引4.5万-5万名球迷,不是亚特兰大铁杆球迷也会来看,那是圣西罗的魔力。我对这个球场的记忆还停留在很多年前,我在卡塔尼亚对阵国米时,比赛前我的哥哥迭戈去世了,我不能回阿根廷参加他的葬礼,不过那天我进了球,献给他。

您刚才提到了黑马效应,难道就不怕随时间流逝,对手们都非常了解你们学会破解你们了吗?

这是教练该考虑的问题,很庆幸我现在还不是教练。我对这个问题不担心,因为自从加斯佩里尼来执教后,他经常能用一些新的手段给我们带来变化,频繁推出各种新花样让对手不适应,我们从不拘泥某一种踢法。比如我,踢二前锋时一年能进16球,克里斯坦特作为一个后腰一年能进9个球,上赛季我是中前场的自由人,也进了11球。

您退役后会当教练吗?

绝对不,我自认更适合当经纪人。

【加斯佩和贝尔萨一样固执】

您更喜欢哪个位置?二前锋还是前腰?

如果你们稍微了解一下加斯佩里尼,自己就会有答案了。我没有特别固定的角色,最初打前腰时效果不好,因为我往前跑得太多,总是陷于对方两名中卫的包夹之中,回撤后才转好。加斯佩让我踢什么样的角色我都不会拒绝。

可现在的踢法对您而言体能消耗太大,你每场要跑11公里左右,而且一对一过人的数量也在减少。

跑动对我来说不是问题,过人减少就更不是了。数量只是个表象,要看过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,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,中场过人意义不大。我现在更清楚该在什么时候进行过人尝试。我如今一年能保证助攻15次,难道不比过人更重要吗?

加斯佩里尼让俱乐部又引进了一名前锋穆里尔,您觉得对吗?

这取决于教练想怎么踢,让我们怎样组合。我本人也可以踢左边锋,穆里尔和萨帕塔两个人在中路,或者其中一人拉边。算上伊利西奇,我们这个锋线组合已经很超级了,你看哪些球队还拥有我们这种锋线四人组?

您对穆里尔有什么印象?

爆发力惊人,启动很快,从静止到起速也就那么两三步,他这几步加速跑让我回想起外星人罗纳尔多。而且穆里尔启动之后两三秒就能够大力射门,这方面让我吃惊,我可做不到。

您曾说过加斯佩里尼是优秀教练,但他很多方面您接受不了,能透露一下吗?

不能,这是我完全私密的感想,只在我和加斯佩之间才能说。其实这也很正常吧,我深爱我的父亲,但有时吵起架来,他也让我受不了,都想断绝关系。你的每个亲人,生活习惯和处事方式也未必都和你合拍。我们和教练一年300天都泡在一起,有点事发生分歧没什么奇怪的。我的确说过,加斯佩里尼有些方面非常像贝尔萨,他们两人的共性是非常固执,坚守自己的理念。我不敢说这一定就是优点,但我很欣赏,当教练就得有这股劲。

您在阿根廷国家队不太顺利,只拿到了U20世青赛冠军,成年队只在2017年出场4次,这是一个未完成的梦想吧。

差不多吧。美洲杯之前教练考察了40个人,我自认理应在列,配得上在这个预选的名单之中。直到今天,很多阿根廷球迷还在批评我去年5月意甲联赛中对比格利亚的犯规,说我那是为赢得国家队席位故意弄伤比格利亚。这就太过分了,是对我人格和职业品格的侮辱。

现在大家都称呼您为Papu,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?

是我妈妈给我起的,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。我还在摇篮之中的时候,她就管我叫papucbito,只是一种昵称罢了。我转会圣洛伦佐,阿根廷《奥莱报》在头版打出标题:矮个子戈麦斯来了。然后我对记者们说:拜托不要叫我矮子,叫我Papu就行了。这个名字就流传开了,现在妻子也这么叫我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arolina30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