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连在“梦里水乡”

亚博体育竞彩app

2019-04-15 15:45

    燕子衔泥垒窝窝 每年的五月,我都回乡下老家,看看燕子在旧房子里垒窝的情景。 一行行南来的春燕,不顾长途拔涉的劳累,从遥远地方飞来,先找旧巢垒窝,挤不下或没有安全地就新开拓一处。燕子带小燕一口一口衔草沾泥,来回来去都是均衡新鲜泥土,按着数量和“预产期”垒起大小房,分室分居排列分配,从来不计较量的得失,它们筑巢成功后,总是遵循人字的一行,统一行动,统一寻食,保护人类生命的绿地,做天空行者的模范。 我敬佩燕子爱子如贞的暖情,像人类母亲一样把苦留给自己,把爱撒向人间;我敬佩燕子一点一滴的精神,不怕艰辛,不怕风暴,勇敢向前奔驰;我更敬佩燕子和谐待人的胸怀,不离不舍旧巢穴,和人类做朋友。 这一年,上游村庄要建一座大水库。动员上百户人家迁移,祖辈的故土真是难舍难离,一瓢水、一把土、一块砖瓦都是家乡的好!县委书记拉着大娘的手说:“大娘,这是国家行动,不走不行啊!”大娘嘱咐儿子装上一坛子河边泥土带到新房去,一群燕子吱吱喳喳在大娘头上叫个不停,大娘用柳树枝缠着红布条,为燕子搬新家引路,县长扶着大娘上了车,送上一程又程,上百号人像燕子一样迁�祭吹酵�花岛。 一栋栋崭新的楼房展现在眼前,树荫两旁欢声笑语在招手致意。沿着白钢扶手登上楼梯,室内布置一新,大吊灯、新型保温、上下水、闭路电视应有尽有,大娘摸摸这,瞧瞧那,这心里有说不来的话,急忙给远处的儿子打电话:“儿啊,妈妈有了新窝,这一辈子也不用愁大楼房了,你想妈时,看看天上飞的燕子就有多么温暖了。” 我和爸爸逮蝈蝈 大暑三伏天,热的让人透不过气来,大地像蒸笼一样从地底下冒热气,房子成了蒸饺。 白天老年人在房檐底下乘凉.年轻人躲在玉米地里擦汗,到了晚上家家在房上搭起马架窝棚睡觉.前半夜连说带唠,后半夜露水湿透了被,人们又躲在屋里。闷得实在难受了,我和爸爸只好去逮蝈蝈。 天刚一放亮,爸爸带着我拿着雨衣,来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豆子地。这时,正是豆瓣开花的季节,蹲在豆叶下细细的观看,好大一会,一只青绿色大身小头,后脚微屈,前脚蹲着,两片薄薄的翅膀忽悠忽悠的扇动,眼睛边两根细细的触须,脑门顶上的镜片一闪一闪的大肚蝈蝈出现了! 我和爸爸顺着垄沟悄悄的一步步向前挪动,来到了蝈蝈的后面,只见它两眼盯着大大的叶片,在啃豆花吃,然后一口又一口吸着露水,似乎有一种饱餐食饭,消闲自得的样子,东张张西望望,忽然镜片张开了,���┮簧�比一声高叫了起来。一群大小不同的蝈蝈从四面八方飞过来落在豆叶上,随着那只青绿色的蝈蝈领叫一起吱呱吱呱,起伏不断高音低音响遍了半山坡,整个豆子地劈了啪啦像开锅似的唱起,我和爸爸还是不忍心听下去,瞄准一下逮住了那只青绿色的大肚蝈蝈。 爸爸告诉我,会叫的蝈蝈,是雄性的。翅膀小,长尾巴的,不会叫,是雌性的。秋天入土,来年能孵化出小蝈蝈。 回到家,我找来一根秫秆,撅下四段破了席蔑,扎了个很漂亮的蝈蝈笼子,挂在窗户上。每天早晨我都摘来新鲜的倭瓜花喂它,然后喷一点水当露水。吃饱了蝈蝈总是睁着圆圆眼睛,高亢叫声,声音刺耳又雄厚,看着家里来人了,当主人和客人一唠嗑,它就尖叫一声,把人吓一跳。倭瓜花是蝈蝈的最好吃食,往笼子一放倭瓜花,蝈蝈就跳来跳去,一啃一啃抢吃,那劲大的像猪八戒拱地似的。每天上午太阳最毒的时候正是蝈蝈叫的最响,最长的时间,有蝈蝈的人家热闹起来了,都听蝈蝈唱大戏。 随着电风扇、智能点歌机等家电的出现,人们再也不必因天热而上房睡觉,用蝈蝈唱大戏来调剂生活了。每天悠闲地坐在凉爽的房间里,尽情享受生活的欢乐。   跳忠字舞戴军帽   那年十月,我下乡到四方公社刘哈屯大队,参加劳动的第一天正赶上割谷子,队长二话没说,就派我去公社学忠字舞。 我只好放镰刀,遵命服从,来到公社学忠字舞。刚开始学忠舞认识水平一般化,后来逐步加深,政治觉悟提高的很快。随着音乐歌声的播放,内心世界有一种无限热爱无比祟敬的心情,每次学都含着激动的热泪,回顾见到伟人那一刻时的场面。像长了翅膀飞呀!跳呀!热血在沸腾,恨不得使出全身力量献给领袖。我把忠字舞带到田间地头上练,干活中间“歇蹦”就比划一阵子,走路听到有音乐歌声响就停下来,随着歌声跳起来,后来,选到县里参加表演获得了好评。 学习解放军不但学习军人的作风,而且还要学习兵的形象。 看见解放军真是见到了亲人,格外的羡慕,特别是珍宝岛战役后,解放军战士成了年轻人心中的偶像,追着学,赶着问,军帽是热门货。从模仿到追找对象,去兵营里认亲要军帽,形成了追兵热。第一次戴上缝纫铺做的军帽,对着镜子咋照咋不像,布料不纯色,帽沿不标准,头灰浅,还是一个京帽。后来,有人说,某工厂能生产军服对外卖,我汇去款,足足等了半年结果还是没有,钱退了回来。这一年,部队征兵,来个带兵的领导,很喜欢我画的水粉画,就留下本人姓名和部队地址,并告诉我可以写信联系,我写一封长信表述对解放军崇拜心情,一心一意求一顶军帽,去信半个多月,果真给我邮来一顶新帽,我戴上这顶军帽心中有一种无比的自豪和骄傲,走起路来挺胸抬头,精神十足,好像千万只眼睛都在看着我,军帽成了我的贴身珍品,上下班时戴着,下地干活用纸包上,宁可晒脑袋也不舍戴。一次,隔院的利武大哥订婚照相借军帽用一下,我不忍心借他,但又不好拒绝,只好跟到照相馆看他照上相才借给他。 随着时代的发展,军帽成了老物件,但那种当年的气息、年代的身影、昔日的自豪一直记忆在我的心中。        井岸上滑冰爬犁   一到冬天,东街的一处自来房前早已排成了队,人们踩着井岸上厚厚的大冰溜子,在等待接水。 水房收票的张大爷一边用镐刨冰,一边嘀咕:“这才几天又结成了一层,都快成冰场了。”尽管张大爷一个劲说,人们还是照常先涮水桶泼了再接水,时间长了水笼头下边堆成了一个冰窟窿,周围全是冰,原来的小水沟变成冰道了,担水的人一抬腿一沾脚,岁数大点的人俏不注意连人带水桶一起做冰走了。 嘿,还真好玩!从此,担水的人放下水桶先打下冰溜,孩子们在冰上玩起了甩冰猴、滑冰爬犁了。 说起做爬犁,可难坏了我,做爬犁需要一尺长三尺宽的木板。那时家里没有。为了玩滑冰,我偷偷摸摸把家里装兔子箱子给拆了,到晚上把三只兔子赶到鸡窝里,结果第二天打开鸡架门一看,三只兔子全死了,为了这件事我二弟弟大哭了一场,非要我赔兔子不可,我哄他做成了爬犁一起玩,这才过了关。我用两本书到废品收购站换了一根六号铁线轧成四段,做了滑道和立棍的铁针,又抄刘婶在饭店要了二根旧�篱把做了立棍。爬犁做成了。   一帮小伙伴在十米长两米宽井岸上赛冰,刚开始相互相撞,没到头就摔了,后来,慢慢的从起步到开滑找好平衡力,迅速加快,由一圈转到三圈不下车,掉头发起进攻,白道道亮光一闪闪像林海雪原一样,奔力追击,那冰猴在冰上转得溜溜圆,小东西舞上舞下不停跑,抽得大人小孩胳膊都麻了。汗水变蒸气,大雾气形成雪冰,但玩的劲头还一如未尽。直到傍晚十分,母亲的呼唤打乱了运动的节奏,孩子们才悻悻托着长长的鼻涕回家。 生活上的小小乐趣,给人们带来了平静和安祥,大家还是排队担水。 突然某一天,路两边挖起一人多深的沟,原来水房拆了,盖起加压泵房,家家都按上了上下水管,自来水接到家了。 如今,老井周边的平房早已被楼房代替,看着已然失去往日生气的老井,那滑冰爬犁的日子也只能成为我们那一代永恒的记忆!        

上一篇:隐莲

下一篇:花殇

打赏一个呗~~

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:0条

LittleBlack

爱生活,爱音乐,爱电影,爱编程